票据管理混乱背后的秘密
发布人:彭嘉琪  发布时间:2019-04-26   浏览次数:13

L市审计局在对X市某开发区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开展经济责任审计中,通过认真阅读会议记录纪要梳理账目比对数据、突击盘点现金票据、调取银行卡流水、问询谈话等方法,发现了该单位截留坐支财政资金,私设小金库127万元的问题线索。


善于抓住关键环节——端倪初现

审计组进点后,组长马志带领审计组成员许燕和王睿开始了审前调查。许燕和王睿连续多年参加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根据经验直接调阅了近几年的收发文、会议记录纪要、部门台账及其工作总结等资料,围绕经济工作的主要任务,梳理被审计领导干部的职责,摸清权力清单和核心资源。重点关注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如保障房、农民安置房等政策的落实情况,关注重点业务部门和重大事项及由此衍生的权力行使情况,建立问题导向。

一天,许燕在查阅开发区党工委会议纪要时,忽然自言自语道:“怎么国资公司委托某中心代收、代管安置房门面房商业租金?安置房是政府投入,怎么租金在国资公司收取?是否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没缴入国库?没有纳入财政预算?为什么国资公司有部分门面房让某中心代收?”她的心中冒出了一连串疑问。

王睿听到后接上了话茬:“不对呀,开发区财政局除总预算账套外,各部门经费统一实行的是国库集中支付制度,成立会计核算中心,核算二十多家一级预算单位,某中心也纳入其中,日常采取报账制度。”

带着疑问许燕和王睿又调查了解了国资公司。原来国资公司承建的安置房均已完工交付使用,截至审计日共建成安置房有3万多套,资产达几十个亿,但由于没有办理不动产登记证,也没有与开发区交接,资产仍全部在国资公司账面。

王睿立即调取了国资公司收取租金的会计凭证,看到某中心多次以现金缴款单形式给该公司缴纳租金,不是收到一笔交一笔,而是不定期缴纳,所附票据既有国资公司外购非法定票据,又有从财政部门领取的非税票据,由此发现财政局和国资公司存在票据领用、缴销等内部控制程序不完备,手续不健全等问题。

国资公司财务只依据其上缴的金额入账,没有通过票据对租金收入进行核对,不能从单据控制的层面对其收入进行监管,国资公司对某中心代收租金管理失控,内控方面存在很大漏洞。面对这种做法,许燕和王睿第一反应是这可能导致部分资金被截留、挪用。通过了解开发区财政局核算方式、认真审阅党工委会议记录纪要,她们将安置房门面房租金作为重点审查突破口,为查处某中心私存私设“小金库”问题埋下伏笔。

紧接着,王睿到开发区信访部门了解到,来信反映“农民拆迁安置房未能办理不动产登记手续”问题突出,她们更坚定审计需要后续跟踪,以此锁定重点部门为国资公司(承建安置房)、审计事项为安置房建设资金来源及建成使用情况。


使用多种审计手段——觅见其踪

审计组一行10人进入开发区驻点,进点会一结束就迫不及待地翻阅起账本来。

“某中心收取的门面房租金缴纳是否及时?是否完整?是不是以现金的形式存放在某中心财务室呢?”许燕一直放不下之前的疑问,又担心开发区会有所察觉,果断决定分成两组,一组由蒋冬和小田在国资公司根据账面资料整理汇总某中心缴纳的门面房租金情况,掌握总体数字;另一组由许燕和小李迅速对某中心财务室突击盘点。

刚开始,财务室肖某一听要盘点,顿时慌了神,拔腿就跑去跟中心主任汇报,中心主任对突然盘点十分不满,在许燕和小李的据理力争下,才最终同意接受盘点。

许燕和小李对中心的保险柜及会计人员抽屉、档案柜等进行了检查。财务室保险柜的盘点非常顺利,未遇到任何阻碍,且台账和现金账实相符,仅发现短期内交纳的少量现金,似乎没有什么问题。正当小李感到有些失望时,细心的许燕眼前一亮,伸手拿过一张票据,仔细一看是一张收取房租开具的内部收据,为外购非法定票据,上面还标有一行铅笔字。

“这是怎么回事?”面对许燕的询问,一旁肖某脸上的表情突然僵硬起来,结结巴巴地解释道:“这是……刚刚收了某租赁户的7万元,已经开好票据,由于……其物业费没有按时交纳……票据暂时还没有给对方。”“既然是收到现金,为何7万元不在保险柜中,收到的租金去哪了?”许燕立刻追问道。

肖某支支吾吾地承认道:“这个......我存在自己的银行卡里了。”细看那一行小字:“已存入银行卡尾号8265”。

这时,许燕感觉问题有些严重,叫来中心原负责人询问:“你们中心在收款时不开具领用的法定发票,你作为负责人怎么掌握真实的收入情况?”

这位主任一脸诚恳地回答道:“我们票据的确不规范,但请相信我们没有隐瞒收入啊。”面对他的回答,许燕陷入了沉思,内部管理混乱背后肯定有问题,但缺乏证据,目前只能说是缺乏有效的内部控制手段,仅仅是管理上的问题,但这并不是审计人员想要的结果。


敏于捕捉蛛丝马迹——定点突破

许燕立即将审计情况向组长马志汇报,了解到中心将代收租金存放于几个会计人员个人银行卡中,为避免打草惊蛇,锁定目标后,马志决定迅速按程序汇报给局主要领导,按照局领导要求开具了《协助查询个人存款通知书》,调出了4任会计的全部银行卡流水。

当天傍晚,审计组简单吃了点饭就开始行动了。街道华灯初上,会议室里灯火通明,许燕、王睿、蒋冬和小李连加了几个晚上的班,迅速梳理银行卡流水。发现该中心收取的租金、往来款及部分日常公用开支均在会计人员个人银行卡反映,涉及时间跨度大、内容杂、笔数多。为弄清事实真相,大家不嫌麻烦,一直追溯到2012年银行卡流水,涉及4任会计,根据该中心上交国资公司的租金及相关租赁协议等进行逐笔核对,核实某中心在国库集中支付中心核算的收支,并在与会计人员进行核对、沟通的基础上,剔除该中心已上交国资公司和核算中心的租金等收入和已在核算中心列支的经费支出等,最后确认银行卡收入大于上交租金,部分资金去向不明这一问题事实。捕捉到的蛛丝马迹,渐渐打开了突破口。


巧于沟通谈话确定责任人——一击即中

经过连续几天的比对数据、突击盘点、问询谈话,审计组已经确定了下一步的审计方向和步骤,但要确定是不是截留资金未上缴直接坐支的行为,还需要从整个审计环节中最关键的4任会计处和真正的幕后人处进行突破。在掌握部分证据后,分别与前后任4名会计、几个副主任、该中心原主任谈话,努力寻找突破口。

会计肖某如约而至,许燕和小李让她放松心情,开始了谈话:“我们是经济责任审计组的,知道您在中心兼职,并且是中心业务骨干,找您来了解有关中心业务的一些情况。请您先介绍一下你们是如何报账的,没有账册是如何掌控的?是否有台账记录?”

肖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侃侃而谈:“你们有所不知啊,会计集中核算后十分不方便,我们一边兼顾其他工作,一边还要外出报账,经常跑银行很辛苦,责任很大,很麻烦……”

接下来,谈话进入主题,许燕迅速切入要害,问她:“中心收取的租金统一扎口在您这里,您是怎么上交的?是收到一笔交一笔?还是定期按月或者季度交纳?”“不定期交纳。”“您收取的门面房租金部分去向不是国资公司或者核算中心?资金真正去哪儿了?有没有领导批准?”肖某闻言一愣,神色也显得有些异样,她含糊其辞地说:“嗯,这个……时间有点长了,有点记不清了,呵呵……”表情极其不自然。

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被许燕看在眼里,她立刻拿出银行卡流水掌握的整收整付数字提醒她:“2016年您收进来的6万元提现干什么了?国资公司账面为什么没有体现?每月都有4000元开支是什么?为什么在核算中心账面没有看到……”听了这一连串的发问,肖某的表情瞬间凝固了,她半天说不出话来。借此机会,许燕继续给肖某讲政策、讲道理,“我们之所以找你来,是因为你负责收取并上交房屋租金,但跟我们掌握的你们中心上交国资公司的租金及相关票据等不符,请如实说清楚房屋租金的去向,否则你要补回资金并且承担未上交的责任。”经过长时间的沉思后,肖某终于开口:“部分房租没有上交,存在我的银行卡里,主要用于发放各项补助及支付招待费。6万元是直接发放春节过节补助,4000元是中心每月每人发的误餐补助”。

小李继续问道:“多少房租没有上交?支出比较频繁、复杂,您那儿应该记本账吧?”

当问及到具体金额时,肖某却又打起了太极:“我平时对业务票据进行整理,填制了记账凭证,但没有记账,由于笔数较多,具体金额记不清了,需要回去慢慢回想一下。”

许燕突然插话:“中心哪位领导分管此事?支出经过谁审批的?”

肖某神情不定,显露出为难的表情,推脱说:“此事涉及相关领导,事情重大,我做不了主,没办法给你们明确回答,须请示领导再说。”

经过这次面对面的交锋,盘根错节的复杂头绪已经基本理清。第二天,马志组长立即把问题线索作为重大事项汇报到局里,一把手秦雅局长亲自来到审计现场听取汇报,研究下一步工作。晚间,针对怀疑的案件线索,秦雅局长叫上审计组几名骨干人员,挑灯夜战研究案情、商讨对策。

几乎又是一个不眠夜,当东方再次亮出鱼肚白时,大家对下一步工作形成了明确的思路。秦局长要求审计组乘胜追击,务必防止相关责任人形成攻守同盟,要趁热打铁立即进行第二轮政策攻心,立即找中心原主任和分管领导分别谈话,敦促其说出实情,弄清事实真相,使问题得到全面突破。

第二轮谈话开始了。

马志作为主谈,他一脸严肃单刀直入地问到:“张主任,再次把您请来,我们是希望进一步核对国资公司收入账与房屋出租协议,查实某中心部分门面房租金收入未在账内反映的情况。部分房租没有上交,您应该知道吧?您是出于什么考虑不上交的?应该有本账吧?另外2016年2月发现与个人银行卡有往来,说是您让肖会计从银行卡转出13万元给万某,是什么钱?”

“啊?账,什么账呀?13万,我……我……我有点记不清了……”张某张口结舌,假装想不起来什么,但是躲闪的目光让谈话人员确定他肯定有隐瞒未报的事情。

马志接着一针见血:“你知道刑法对挪用公款如何进行定罪和量刑吗?超过3万元、超过3个月不归还就可以量刑定罪了。”

张某仍然低头不语,但是在开着冷气的空调室里,却是满头大汗,整个人开始浑身颤抖、牙关打颤。

这时,许燕语气平和地对他说:“如果是单位的事情,你说出来,公事公办;如果你坚持不说,我们梳理好情况就不会再来问你了,到时候相关部门的人员会来问你的。”

张某听到这里,先是拿起纸巾擦了擦头顶的汗,又猛喝了几口水,在确凿的事实和证据面前,他最终不得不说出了实情:隐瞒账外的租金合同和 “包包账”等相关资料都在他手里,13万元是他统一把租金借给了他的朋友使用。

原来以前整理的凭证全部被他保管在家中。张某为报销该中心原分管领导汤某非正常接待、请客送礼等费用,利用门面房出租承租户一般不索要发票的条件,指使财务人员截留部分收入不入账,编制了一套所谓的台账并且故意隐瞒未上缴的收入,以达到掩人耳目的目的。

说完这些,张某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精神有些崩溃,突然抬头看着审计组成员说:“我上面还有80多岁的老父亲、老母亲,他们经常在家看处理贪污腐败干部的新闻,每次我一回家都要提醒我可不能在单位犯错误呀!这下我可怎么和他们交代呀!”讲完眼眶竟然红了。

审计人员小李看着张某,心里也是感慨万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若廉洁自律,警钟长鸣,又怎会有今日悔恨!

在审计时某中心原分管领导、时任X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汤某已调离至北京某企业任职,审计期间审计组也与其进行了谈话,了解到其在调离前已将任职期间某中心原主任送来的补贴款及部分用于个人招待的费用11万元退回了中心。


勇于查实违纪事项——水落石出

拿到“包包账”后,审计组迅速整理汇总。截留资金未上缴直接坐支设立“小金库”、私分公款等问题逐一浮出水面,重大违纪问题终于尘埃落定。

通过对该单位提供的“包包账”票据统计,共查出该单位隐瞒截留租金,私设“小金库 ”127万元。发现以下4个案件线索:一是其收取的部分房屋租金、赞助费、安保费等127万元,既未上交国资公司,也未纳入财政集中支付核算中心账套核算,截留资金存放在会计肖某等以个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上。另因管理不善,2本非税票据和2本外购非法定票据至今未提供,至少涉及金额53万元。二是从中挪用公款13万元给该中心张主任的朋友万某使用。三是某中心主任、副主任从“小金库”资金中共领取各项补助12万元。四是中心张主任经与2名副主任商定,每月从3人领取的误餐补助等各类补助中抽出部分送给时任分管领导6万元。上述4件案件线索移送给当地市纪委立案审查,最终给予某中心原主任党内严重警告处分。